迷奸后真情无限的小姑娘——张丽梅(高中)29

(二十九)
  接着秦婵打开喷头清洗我的龟,而后噘着嘴轻声嗔怪我说:“伯伯,你就不设身处境的坚持一下原则,先把我肏上一阵了解解馋。结果叫我妈说龟了一顿,我气不平的找借口看了看她的屄心子后,虽然出了卧室门,可哪有心思在房间里坐着等你啊!所以就靠在卧室门边上,一面听你俩在里面美滋滋地肏屄,一面想象着你到时候怎么肏我的情景。
  可你俩‘咕唧!咕唧’地肏了个热火朝天,床也被压得‘咯吱!咯吱’一个劲乱响,我妈又声唤得那么凶,我在门外面想能顶什么用?结果眼热得屄里面,痒得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乱爬乱咬似的,简直难受的不得了。
  当时心里面又怕你的龟肏软,轮到我时解不了想了好长时间的馋。实在忍不住的情况下,我就用两根指头快速戳起了屄里面。虽然把痒暂时治住了一些,屄水顺着大腿也淌了不老少。现在看到你的龟还是那么硬,我的屄水由不住自己的又流出来了。你如果不信了用手摸摸看,看我是不是在说慌。”
  我在秦婵两大片小阴唇中间,随意摸了几下后,就贼笑着戏谑她说:“幸亏你妈这个药非常管用,否则像你这么既年轻漂亮,又特别骚的姑娘,我就是有心学女娲补天,在你妈屄里忙了这一阵子后,也无力填满你这欲望之洞呀!”
  谁知秦婵脸上却露着喜悦的笑容说:“也幸亏妈熬的药给你长了精神,否则我今晚上真伤透心了。尤其看到你把我妈的屄心子,虽然肏成了个扁洞,龟依然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后,简直是开心死了。
  伯伯,闲话再不说,我也洗一下了就赶快到房间去,不知道要来月经的缘故吗怎么的,我现在特别想你的龟。反正是暑假期间,你哪怕把我的屄肏肿,只要你高兴我感到舒坦,怎么肏我都情愿。”
  秦婵既然表示怎么肏都心甘情愿,自己又仗着吃了药的龟,像屹立在茂密草丛中的粗壮旗杆。我俩三下五除二的洗完以后,兴冲冲地就进了她房间。
  当我急风暴雨似的将秦婵肏得小声哼叫,屁股底下垫的一块黄色软布,都被她屄里面流淌出的乳白色淫水和阴精,印染成了十几个世界地图,我汗流浃背的趴在她绵软身上,龟一面享受着她屄里面的有力揉挤,一面休息时。她这才脸上挂着高潮后的红晕,嘴里轻微喘着气,满意地摇耸了几下屁股,娇嗲嗲地又问起了女人们爱问的那些废话:“伯伯,到底我妈肏起来舒服呢还是肏我舒服?”
  任何姑娘或女人对心仪男人经常问的话,自己当然会给她们以圆满回答,我先用床边放的毛巾,细心擦了几下秦婵额头和脸上的汗,然后才擦自己脸和胸膛上的汗说:“其实你妈和你肏起来都舒服。她有成熟女人的温柔和激情,你有青春少女的魅力和热情。感觉只不过是各有千秋,风味不相同罢了。”
  秦婵立刻眨动着妩媚的双眼追问:“伯伯,你再说详细点好不好?”
  我用右手在秦婵滑腻的腮帮上拧了一下说:“你妈肏起来屄虽然有些松,可龟有一部分能肏进屄心子里面,尤其达到高潮时,屄里面收缩得很厉害,骚水也像发大水一样淌个没完。另外还好象有些被虐待倾向,我肏高兴了由着性子乱来的时候,她心里就感到特别地兴奋,快感会连续不断地出现。
  你虽然没有她的某些长处,屄却长得特别狭长紧凑,我肏得你有了一些快感出来了后,里面就显得非常烫热,不断收缩的力量丝毫不亚于她以外,屄心子里面射出的那些骚水,啧……!也像打开了闸门一样,顺着屁股槽儿简直淌得是一塌糊涂。所以说,你妈和你一样,我肏起来都感到非常舒服和满意。”
  秦婵撇了撇嘴不相信地问:“我看你在用好话搪塞我,那时在卧室门外我听你说,好几个包括母女俩和亲姐妹俩的漂亮姑娘和女人,都是你的可心人,有一个还给你生了孩子。除了张丽梅我承认不如她漂亮和学习成绩好,估计你家的那个保姆也让你肏了外,难道她们都有自己独有的特色和长处?”
  我看秦婵的疑惑如果不解释清楚,将永远在她心中是一个谜团。我索性抖开了话匣子,把自己几十年来的风雨沧桑经历,张丽梅以及包括她堂姐九个人的根底和来龙去脉,给她细细叙述了一遍后,她这才由衷地说道:“原来里面还隐藏着这么多感人肺腑的动人故事,怪不得她们对你那么倾心。伯伯呀!有你为她们付出的爱心和真情,自然应该拥有她们现在所有的一切。
  唉!遗憾的我认识你实在太晚,否则也会为你的真诚折服,成为你随心所欲的可爱小心肝。听到那么多的漂亮姑娘,小小年纪就让你肏了好多年后,我心里感到特别受启发教育,觉得在我刚接触这个复杂社会的年纪,能遇到你这样一个难得的真正好人,确实应该倍加珍惜的同时,屄里面又开始痒了。趁着你的龟依然硬得像根粗火棍一样,把我再肏得达到高潮了就立即戴阴蒂环。
  如果你吃了这个药以后,肏着始终没有那个射精的感觉,就在我嘴里由性子肏一阵子了,龟从后面整个肏进屁眼里面后,我们俩侧躺着先睡觉,什么时候再想肏了继续怎么样?”
  秦婵初尝禁果毕竟意犹未尽,我又觉得在这么一个年轻漂亮,而且风情特别迷人的姑娘身上,倘若再不发挥一下自己温柔中的霸道,威猛中的强悍,确实也显得有些暴殄天物。于是我点了一下头,随其所愿的将她两腿一提,折叠成了个屁股倒撅向上的姿势,自己站跨在上面,龟肏进了她滑腻的热屄里后,随即就是捣蒜似的好一阵子猛烈捶击。
  呵……!少女的身子到底有弹性非常柔软,而且这样肏起来,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龟,怎么在秦婵鲜嫩的屄里面,十分潇洒的耀武扬威。怎么在完全抽出时出现一个微微颤抖的小洞,“咕唧”一声连根肏进去时,又怎么附带着她的一部分粉嫩小阴唇,进到屄里面的所有迤俪情景。自己心里当时的那种满足感和快慰感啊!真可以说是达到了人生享乐的极点。
  我虽然美得像上了天,秦婵可让这种方法肏了个魂飞魄散。只见她红彤彤的脸蛋,在散乱的长发中间左右摆动。椭圆形的鼻孔在翕动个不休,嘴里面急促喘气和大声哼哼,床也被压得在‘咯吱!咯吱’乱响的同时,连声请求道:“好我的伯伯呀!我真没有想到你近五十的年纪,竟然老当益壮的这么凶。由此就能想象到你年轻时,那些姑娘们的具体感受又是什么了。
  尽管我身体素质比较好,可这样的肏法还是受不住。尤其你每次的龟,猛一下子碰撞在我屄心子上,接着再滑到屄的最深处以后,我的感觉就像肏到了心上似的,浑身感到一麻一酥,一大股阴精随即喷射了出来,整个身子像飞在空中飘荡的同时,眼前无数金花乱舞,头立刻晕起来了。我虽想过足这次的瘾,你能不能把我的身子放平,再趴到身上肏一阵,我再达到两次高潮了休息好不好?”
  欲擒故纵的战术我还懂,攻心为上的策略自己又经常在运用。既然秦婵已成为我的胯下之臣,我只好放平她软绵绵的身子,心里暗暗赞叹张雅茹搞的药,特别霸道持久,而且没有任何射精感觉,心里正忧虑龟始终是傲然翘立,怎么才能将它软下来的那个关头,忽听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说:“你不是屄嘴能得像杀人的刀子一样吗?怎么才这么一个姿势,就成中看不顶用的绣花枕头了?”
  秦婵转头一看是她妈,脸立刻像泼了血一片通红,气急败坏地当即斜眼瞪着张雅茹呛白道:“妈你不好好在床上睡着,跑到我房间又干什么来了?我屄嘴再有多能,这个姿势受不住就受不住,你能了试一试我倒想看看。”
  张雅茹非常尴尬的脸红了一下,迟疑着刚想回答什么时,我立刻变成了包公的脸,用很严厉的语调叱责秦婵说:“以后对你妈说话要有分寸和礼貌,不能没大没小。你明知道你妈现在没有你年轻,这个姿势肯定做不到,非要给她难堪干什么?。如果倒退二十年的话,你再能也不会强过你妈。假如你再这样对待她,你妈答应不答应我不管,反正只要让我看见,以后就再不和你来往了。”
  秦婵听我神色俱厉地这么一训叱,脸上立刻羞惭得成了红云缭绕后,随即顽皮地吐了一下舌头,嗲着脸对我说:“伯伯从面貌上看起来很和善,谁知道训人也这么厉害。我跟我妈由于平常随便惯了,所以有时说话就没了分寸。现在诚恳接受你的批评,以后决不再犯。倘若你再发现我在哪些地方对妈没礼貌,骂我打我都行,千万不能因为这个坏毛病以后不理我。”
  我鼻子里刚重重的“嗯”了一声,张雅茹已用感激的目光看着我说:“小婵成目前这个样子,与我和她爸的娇惯也有很大关系。看来教育孩子要从小抓起,各个方面都不能放松马虎。如果养成了习惯后,纠正起来就非常难。虽然我和她爸也经常要求她,但成效始终不大。还是老哥哥你能体谅我的心,几句话就说得她成了脾气很乖的孩子,并且表示以后再不犯了。
  老哥哥,小婵毕竟还小不懂事,你大人大量就担待着她一些。以后她如果不听话,你就当自己的小女儿一样好好收拾她。现在也不要让这事,扫了我们大家的兴。既然她还想肏上一阵,我呢!由于听你们在这边肏得特别欢,屄里面由不得自己的又开始痒了时,就起来站在门外听了一会儿。现在让她趴在我身上了躺在床沿边,你站在地毯上了想肏谁就肏谁,肏得她够了以后戴阴蒂环如何?”
  我刚说了声“这样也行”时,秦婵嗲笑着随声附和道:“我完全同意妈的这个合理化建议,只是你刚才说我妈好象有些被虐待倾向,我能不能趴在她身上你肏她时,嘴使劲吸吮一个奶子,用手乱揉乱捏另外一个奶子呀?
  张雅茹是喜非嗔地瞪了秦婵一眼说:“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就知道寻找个机会了折腾我,怎么对你伯伯不敢吱一声?看来一物降一物的话没错,你只有他来收拾才能行。”
  秦婵嬉皮笑脸地随即回答张雅茹说:“伯伯不怒而威,心肠又非常好,这么大年纪精神还特别矍铄。啧……!尤其那个雄壮粗长的,差不多有小鸡蛋大的紫红龟头,你快四十的过来人,喜爱得就像遇到了稀世珍宝一样。我才尝到了一些无法言喻的好味道,假如再敢吱声,哪还有以后像神仙上天一样的享受呀!”
  我看张雅茹和秦婵斗嘴没个完,就在她俩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母女俩相视着笑了一下,按照当初说的话,在床沿上躺好,屁股底下垫上了黄色软布后,完美无缺的叠摞在了一起。
  这时我趾高气扬地简直是无法抑制,虽然自己那几个心肝宝贝里面,包括虞华和虞露姐妹俩在内,这种方式也美过若干次。可母女俩心甘情愿地也让我这样肆无忌惮,却还是开天辟地的第一次。呵……!
  我本来龟就硬得非常难受,张雅茹的话刚一落地,我的龟就朝她裂开很大的肥厚小阴唇中间,猛力一挺屁股,只听“咕唧”一声脆响,一长缕已变稀了的分泌物,立刻被挤了出来时,随即我感到她屄里面像疯了似的一紧又一松,欢快地抽搐了起来后,屁股开始上下颠簸,两腿也紧揽住我屁股下面,人像极度缺了氧一样,急促喘息着说:“好我的情哥哥呀!我现在都要快美死了。
  本来你的龟肏进我屄心子里面后,舒服得就像飞到天上了一样。可小婵这个死丫头,嘴却把我一个奶子使劲一吮,手又捏着另外一个奶子的奶头,往起里一提一揉,啧……!我当即就不知道自己到哪里去了。你真不愧是我特别会心疼人的情哥哥,让你今天这么一肏,我不但感到浑身都非常舒服,而且还像回到了当姑娘的时期一样,觉得自己当下年轻了好多岁。
  在这尔虞我诈,信仰已丢失贻尽,能充分折射出人性的虚伪与卑鄙,真诚与高尚相互交织的社会大明镜里,我有幸能遇到你这一知己,此生愿已足矣!现在你放开了胆子使劲肏,哪怕肏死我都无怨无悔。另外这种肏法特别过瘾,我估计再肏不了几十下以后,在自己高潮上几次的基础上,差不多就到了要死不活,神仙也不如我舒服的那个地步了。”
  秦婵偏头向我挤了一下眼,我心领神会地笑着点了一下头,龟的少半部分,在张雅茹热烘烘的子宫里面,不间断地用力抽插,一手重重拍打着她浑圆的白皙屁股时,两根指头也插进秦婵淫水荡漾的屄里,全方位的肆虐了起来。
  也许是张雅茹已经肏过一次,很容易达到高潮;也许是我抽插幅度太大,手拍打的太重,秦婵兴奋时恶作剧太过分。我才肏了不到二十下,只听她嘴里尖叫了一声,两腿伸直了一个劲哆嗦,屄里面所有的肌肉,像要夹断我的龟似的,快速有力地抽搐了几下后,随着我龟的抽出,几大团冒着热气的乳白色粘稠阴精,从屄口里面奔涌了出来时,一股骚黄的尿水,也像箭一样射在了我小肚子上。
  善于察言观色的秦婵,一骨碌从张雅茹身上翻了下来,往床边上一躺后,两条柔嫩修长的大腿,立刻分开举了起来,笑吟吟地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我义不容辞地用胳膊揽住秦婵双腿,两手伸过去将她绵软的乳房一抓,龟向她翕动着的鲜嫩屄口里猛力一插后,接着就像往复泵上的拉杆一样,在她粘滑烫热的屄深处,“咕唧!咕唧”地快速活动了起来。
  少女就是和中年妇女不一样,到处不但充满了青春活力,屄也显得特别紧窄有张力,肏起来的感觉简直是舒爽无比。
  我两手乱揉捏着秦婵晃动的乳房,龟在她欢快抽搐的屄里面,竭尽全力地肏了有八十多下后,她才浑身上下到处抖颤,脸上洋溢着十分满足的红云,射出了几股热乎乎的阴精,鼻翼不停地翕动,大张嘴喘息着对我说:“伯伯,我现在已感到够够的了。趁着我身子软得像面团,你给我戴阴蒂环好不好?至于龟上粘的那些东西嘛!麻烦我妈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行不行?”
  我“嗯”了一声,拿过从张雅茹卧室的那个缝伤口针,照原样在秦婵的阴蒂包皮上,小心翼翼地穿了个对口小眼,戴好了他准备在枕头边,闪烁着璀璨红光的一个宝石戒指后,张雅茹已经蹲在我裆里,不但将小肚子上的尿水擦了,而且还把龟和卵蛋,用嘴仔细的吮舔了个干干净净。
  一切完成之后,秦婵也眼泪汪汪地对张雅茹说:“妈,你把我精心抚养了这么大,特别疼爱呵护不说,今天当着伯伯的面,还把我屄里面的那些东西,毫不嫌弃的吮舔了个干净。这份爱心我……我真对自己对你以前的不礼貌,感到了特别地羞耻和不安。从现在起我一定痛改前非,在你和伯伯的谆谆教导下,争取当一个乖顺听话,奋发努力学习的好女儿。”
  张雅茹听秦婵这样一表示,也颇为感慨的对我说:“老哥哥,还是你的影响力特别大,小婵只不过才短短两天时间,立刻就变化了这么多。看来我是遇到了梦寐难求的人,她也遇到了一个训导有方的长者。希望你把这里也当成自己家的一部分,有什么事情或者难处的话,我们都可以协商解决如何?”
  看到张雅茹和秦婵脸挂笑容,喜上眉头,我却苦笑着对张雅茹说:“你俩倒是美了个一塌糊涂,我可确实悔透顶了。你看嘛!肏了你们俩这么长时间,龟不但没有射精的丝毫感觉,到现在还硬得这么厉害。你总不能让它这样硬着始终不软缩,明天早上顶着帐篷出你家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