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会主席章费洁

  深秋,校园里本该洁净的石板路上落满了红色的枫叶,高兴的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走出校门,不论晚上还有繁重的作业等着他们,还是准备回归到温暖的家庭,吃顿幸福的晚餐。
  费姐,你刚刚在台上颁奖的时候真帅气啊,我看到好多男生都偷偷拿手机拍你呢,还有一个被老师抓住没收了,嘿嘿!一个男生喜形于色的说道。
  呵呵,现在怎么这么多人带手机啊这个被称作费姐的女生本想转开话题,但女孩的虚荣心还是让她说道,你怎么知道他们都是在拍我?小路子。走在她身旁的男生是她的同学孙路。
  这么嘛孙路本想告诉她自己也偷拍了不少她的照片,但又因为害羞说不出口:这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嘛。你站在台上的姿态,虽然穿着偏中性的女式西服,但还是前凸后翘的,台下的女生都嫉妒,男生么,都想着要拍下来好好收藏嘛!真有你的!那女生脸色微微一红,右手扬起作出一个要打孙路的样子,孙路灵巧的躲开了。
  这女生叫章费洁,是第一中学高二(3 )班的班长。
  想起以前第一次主持学生大会时的青涩,现在我还历历在目呢。在后台腿都一直在发抖,还是吴老师教我深呼吸的方法,才让第一次登台显得非常专业,赢得了老师组的赞扬。章费洁似乎陷入了对半年前自己第一次作为校学生会主席主持学生大会情形的回忆,那时章费洁作为高一的新人,先后击败高二的级花徐阳青惠,高三的前学生会主席张海霞,成功当选学校历史上最年轻的学生会主席,加上靓丽的外形,一时风光无限,引起全校的热议,而随之而来的第一次学生大会,她也表现的镇定自若,有老师评价她的表现已超过昔日主席张海霞,而那次大会,更是让章费洁这个名字映入了每个一中学生的脑海中。
  孙路看了看章费洁,突然做了个鬼脸:哈哈,费姐,别想这些了,重要的是你现在做的很好呢。还有今天你答应我要去我家做客的哦。啊,那个……对,我想起来了。唉,整天学习加上学生会的事让我压力好大,记性也越来越差了。走吧,小路子。章费洁带了个抱歉的微笑,和孙路一起走向熟悉的小区。
  和章费洁不同,孙路是个完全不讨老师喜欢的坏小子,经常拖欠作业,数学、物理经常不及格,有时翘课在操场打篮球,让班主任伤透了脑子,批评教育是家常便饭了。但章费洁和他从一开始就很聊得来,因为他性格开朗,为人坦诚,一点也不像学生会里众人的勾心斗角。每次和孙路一起放学回家,都会觉得很放松,加上孙路虽然数理化很差,但语文很好,聊起古今中外的奇人异事,可以说的天花乱坠,让她忘记校内的一切烦恼。
  老师也曾注意过她和孙路走得很近,找她谈过几次话,但章费洁向老师表明她俩彼此间只是朋友,老师也因为她的优秀而睁只眼闭只眼。
  大概走了十分钟,章费洁与孙路二人便在一座大楼前停住了脚步。这座大楼有6 层楼高,在2013这个年代已显得与周围数十层高的大楼格格不入,甚至显得有些破旧,但孙路就是生在这样的家庭。他从小父母不和,母亲看不起父亲没出息,仗着自己的姿色好,丢下两岁的孙路,去给有钱人家当了二奶,而父亲虽然努力,但喜欢赌球,赚的钱总是没到存起来就又输光了。孙路靠着自己的努力,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考上了高中,已经算这个家庭的奇迹了。
  费姐,你等着,我去给你开门。我爸今天晚班,要十点才回来。我今天亲自给你下厨,然后一起做功课吧。孙路笑着对章费洁说道。
  好啊。章费洁点了点头,显得也很开心。
  她从没因为孙路的贫困而瞧不起他,当其他女生对孙路敬而远之的时候,她却能看到这个男孩心里的善良和对生活的乐观。
  咿呀呀老式的铁门缓缓打开,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章费洁和孙路一起步入了屋内。客厅里东西很少,只有一张沙发,一台黑白电视,掉了很多墙粉的墙角边横着几个空啤酒瓶。
  费姐,坐,快坐。孙路热情的邀请章费洁坐下,自己去厨房中倒了一杯水。
  姐姐,小生给你倒一杯茶,请慢用。孙路忽然故作正色的说起了古白话。
  嘿嘿,公子为何自己不用茶?莫非茶中有毒?章费洁笑着的回敬他。
  孙路露出窘色,答:小人家徒四壁,今日神仙姐姐大驾光临,实在是三生有幸,但可怜小人只有茶杯一枚,让您见笑啦……章费洁听了心里一阵酸楚,自小家境优越的她,还从没过过苦日子,非常同情这个要好的朋友,正想着如何作答,才能安慰这男生脆弱的心时。卧室里竟走出了两个人。
  这两人都十分高大。其中一人先开口道:小鬼,你做的不错。还真是这个小骚蹄子。说罢,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章费洁的胸口。
  章费洁此刻身上还穿着颁奖晚会时的女士西服,这件礼服是自己去市里最好的礼服店量身定制的,穿着既有着一股男生的英气,又能显现出纤细的腰身,凸显女性柔美的胸脯和浑圆的臀部。
  章费洁感到很奇怪,向一旁的孙路问道:他们是谁啊?你怎么没和我说起过?而那孙路早已低着头,瑟瑟发抖着。那说话男子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似乎在示意他可以说话后。他才用戴着哭腔的声音说道:费姐,我我对不起你。
  今天你得受点苦了……说罢,竟抽泣了起来。
  章费洁刚想站起身来,被为首的男子一把推回,跌坐在沙发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努力装出一份镇定的样子。
  哟,小妞,你到现在还挺有底气的嘛。不愧是学生干部嘛。我呸他突然发作了起来,学生会主席?不就是个高级鸡么。你们一中的女生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一个个不都还是给钱就能上的骚货你别乱来。我会报警的!那好,我先给你破了身子,然后让110 来看看你被男人插得淫贱婊子的模样。哈哈哈哈说话那男子一身黑衣,仰天大笑。
  他身后的男子穿着一件做工极为精细的红色休闲西服,长相较同伴男子清秀不少,甚至可以说是英俊。他之前一直沉默着,此刻却乘同伴狂笑的机会,说道:汪路,你吓着我们的主席大人了。然后顿了顿,继续道:章费洁小姐,你同学孙路的爸爸在我们公司赌球输了三十万,现在根本还不出来。我们本想算了,只是要打断他的一条腿,然后让其他欠债的人看看下场。谁知他说着看了眼一旁的孙路,他爸一口咬定他儿子女朋友是第一高中校花。那我就得重新考虑一下了嘛,嘿嘿他冷笑了一下,小鬼和我保证,他会把你带过来,然后让我和大哥轮干一次。那我就可以饶了他爸。现在,章费洁小姐,告诉我,你被几个人干过了?没…有真的?男子忽然喜上眉梢,大哥,她还是个雏!而那黑衣男子比他还要兴奋,一把冲上前来,在章还没反映过来前,已扯破了她小西服里的粉蓝衬衣,一把握住了丰盈的乳房。
  啊章费洁用尽全力开始挣扎,却无济于事。黑衣抚摸了一阵后,松开了手。章费洁立马双手环抱胸口,遮掩住已经走光的胸前风光。
  诶,奶子比上次那小妞差了些,不是波霸型啊,可惜黑衣男子叹道。
  红衣男子微微一笑:大哥,上次那女高中生是和她一个班的。然后转向了章费洁,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小美女,你认识童袁缘么?章费洁忽然一震,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童袁缘是她班上的同学,平时和她关系也很好。但从这个男人嘴里说起来,难道……她的身材很棒哦。男子的笑容忽然变得带有淫荡的味道。
  我不信!章费洁愤怒的吼道。
  那你看看这个。
  男子轻巧的拿出手机,将它凑到章费洁面前,5.3 寸的大屏幕清晰的播放着一段画面,画面上一个女生正用手挤压着自己的双乳,夹着一个男人的性具套弄着,而那女生,赫然是,童袁缘!
  章费洁闭上了眼睛,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心里这份震烁了。
  小鬼,去把你同学的衣服给扒了。红衣男子撇了孙路一眼。
  孙路早已停止了哭泣,听到指令,迟疑了一下,但还是慢慢走上前来,嘴里念叨着:费姐,对不起啦,我也是没有办……叫她骚货。章骚货。快点。孙路和章费洁四目相望,半小时前还是感情姣好的友人,如今面临这些。可是没有时间给孙路思考,黑衣男子一脚已经踹了上来。
  你倒是给我狠狠骂呀,你想不想你爸没事啊!孙路被一脚踢中,重重的摔在章费洁身上。两人竟抱在了一起。
  孙路很快爬了起来,对章费洁使了个抱歉的眼色,回头看到黑衣男子的怒容,狠下心骂道:章费洁你这个臭婊子,平时装清纯,你知道多少男人晚上拿你照片打手枪吗?你就是个骚货。一边骂的同时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止,开始褪去章费洁的外衣。
  章费洁下意识的反抗,但看到孙路脸上恐惧的表情时,反抗也慢了下来。所以孙路很快就褪去了她的外衣和紧身西裤。章费洁浑身只剩下一件少女白色乳罩和米黄色底裤,娇羞的她紧紧双手环抱着自己遮掩着重要部位。虽然知道挡不了多少,但能挡一点是一点。
  哈哈哈哈哈,小骚货,脱了衣服清凉不?老子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是个骚货。ninilu.com做最專業的站黑衣男子看到了她的裸体,下体已经膨胀了起来。
  章费洁,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可以做到的话,我可以放过你。红衣男子抛出了一句话。
  什么?快告诉我?此刻的章费洁,早已失去了本来还假装强硬的态度,拼命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拿着。红衣男子扔过去一个塑料袋。
  里面是一条粉红色网格丝袜,你先换上。这是第一步。章费洁打开塑料包,里面是一条十分淫靡的粉色粗网格丝袜。章费洁在高中里很少穿丝袜,只有一次校外生日party 时才穿过一次,让同班男生大开眼界,纷纷道幸福指数飙升。她这辈子都没想过要穿这样一条充满型优惠的丝袜,但真相面前,无从选择。
  她缓缓伸出左腿,套上了丝袜的一条腿身,然后是右腿,哦,天,两条白乎乎的美腿在红网丝袜的点缀下充满诱惑力。两名男子和她都没注意到,一旁的孙路竟也痴痴的望着她的美腿。
  想不到一中学生会主席竟这么淫荡!红衣男子感叹道。第二步,对着我的镜头,说你是个骚货,每天喜欢自慰。什么!章费洁简直难以置信,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太过分了!我不会答应的!
  老大,你说得对,这小贱人喜欢装纯,你先把她下面破了吧。红衣男子向黑衣男子说道。
  好啊,小骚货,大爷这就来给你破处了,嘿嘿嘿不要,我做,我做,我答应答应你。章费洁紧缩在沙发边缘,还是迫于失身的威胁,答应了红衣男子的请求。
  接着,在红衣男子手机摄像头前,章费洁右手抚摸着自己的阴部,嘴里开始嗫嚅道:我是个骚货,我每天都会自慰,我很喜欢做爱渐渐的,她都有点恍惚起来,觉得这只是一场噩梦。
  骚货,快说你的名字,介绍一下你自己。红衣男子命令道。
  我是第一中学高一(3 )班的班长章费洁,我是校学生会主席……很好!红衣男子兴奋的关闭了拍摄,自我欣赏了一下录制结果后,章费洁,你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婊子了。当你们全校师生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你还如何做你的学生会主席呢?章费洁有些不知所措,也不知道下一步会遭遇什么,竟懦弱的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
  别哭,只要你乖,这段录像我会自己收藏的。但你家里得出点钱哦。二弟,别说废话了。让我们来干这个婊子吧。黑衣男子已经脱去了裤子,露出了硕大的阳具。
  红衣男子笑而不语,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又打开了手机进行拍摄:下面,我要记录第一高中学生会主席章费洁的破处盛宴。黑衣男子粗暴的扯开章费洁纯白色的胸罩,一把将它推到了上面,然后吻上了章费洁洁白如鸽的乳房。
  真爽,处女的奶就是香。
  他开始肆意的亲吻章费洁的上半身,从颈部到左乳,再到右乳,右手也没有忘记渗入费洁的下身,中指竟隔着内裤插了进去。
  啊痛章费洁轻哼了一声。
  没事骚蹄子过会就不痛了黑衣男子继续舔弄着章费洁纯洁的身体,然后将她扶正,背对着他。当章费洁不明白他的意图时,他出人意料的扯下来了她的底裤。
  哇,漂亮。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倒三角形的粉嫩肉穴,两片阴唇紧紧的闭合在一起,虽然经过刚才黑衣男子的搓弄,已经渗出了水渍,但任何男人都能看得出,她是个货真价实的处女。
  你的穴真漂亮啊。我已经在想待会插进去会是什么感觉了呢。章大美人。红衣男子虽然在旁拍摄,却也有些按捺不住了。
  黑衣男子用嘴凑到了章费洁的阴唇上,吸吮起来,呼额!章费洁不能自已的惊呼一声,马上用手按上了自己的嘴,不让红衣男子捕捉到自己的丑态。
  黑衣男子吸吮了一阵后,章费洁明显身体已经柔软了下来,似乎都已经站不动了。好了,是时候给你破身了。黑衣男子将章费洁放倒在沙发上,命令孙路来按住她的两双脚,自己的龟头已经顶在美女班长的美穴前,试探性的顶了顶,然后一插到底。
  啊章费洁难忍破处的痛楚,惊叫了起来。黑衣男子开始不断的来回抽插,而孙路却在一旁紧紧抵住她穿着网格丝袜的美腿,似乎在刻意忍受着什么。
  啪啪啪的声音完毕,黑衣男子进入了冲刺阶段,最后的精液直接射入了她的体内。
  而一旁的红衣男子开始了鼓掌:好。非常精彩的破处。现在,小鬼,你去把你的班长上了!还沉浸在破身痛楚中的章费洁,和在旁观看难忍性欲却不得不忍的孙路,互相看了一眼。
  这一夜,注定不平凡。